在线人数:178 累计访问量:59924
首 页
现货交易
客户服务
客户反馈
自助管理
【登录】注册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动态 > 正文
 
国务院批示河北钢铁违规项目 廊坊多位官员被处理
【信息来源:湖北汇通交易平台】发布时间:2013-6-19 0:00:00

这两个项目都是违规生产的,国家并未批准,也不可能批准。”一位知情人士透露,经国务院批示、由河北省方面处理了河北廊坊的2家钢铁公司。

此前3月份,环保部华北督查重点对河北的钢铁的全面调查发现,该省60%的运行企业存在环保问题,70%除尘设施运行不正常,8成企业生产废水违规排放。其中与北京紧挨着的廊坊文安县新钢钢铁公司、廊坊安次区洸远金属制品公司成为处罚典型。

上述信息上报国务院后,河北方面收到国务院多位高层批示。本报独家获悉,目前河北对相关违规钢铁项目进行了处理,其中文安县县长王海已被免职,时任廊坊市发改委主任路建军等9名责任人被行政记过或给与党内警告等。

国家发改委和工信部为此也下发了《关于坚决遏制产能严重过剩行业盲目扩张的通知》(发改产业([2013]892号)(下称《通知》),指出两部委正在研究制定《化解产能过剩矛盾总体方案》,要求各地对钢铁、水泥、平板玻璃、船舶等过剩行业的违规产能进行清理和检查,对于违规的项目,不允许进行核准、备案以及提供土地、环评和信贷支持。

《通知》还要求各地需要在6月底报送国家发改委、工信部,两部委汇总后冠清理情况并及时向国务院汇报。

廊坊两公司顶风被查

这次被严查的文安县新钢钢铁公司与廊坊洸远金属制品有限公司,分别位于廊坊文安县和廊坊安次区。

据河北省2013年钢铁落后产能计划,文安县新钢钢铁公司需要淘汰炼铁380立方米高炉一座,430立方米高炉一座,涉及年产能80万吨。另外该公司炼钢还有30吨电炉两座需要淘汰,涉及产能23.1万吨。

不过该公司实际已经新建设了600立方米的一个高炉,知情人士透露,该高炉属于未审批的项目。目前该高炉已经被封存。

另一个被查的是廊坊安次区的洸远金属制品公司,约有2座1080立方米高炉,该高炉在2009年9月前建设,也属于违规项目。目前已经被河北当地部门拆除。

上述2家公司被查与国务院近年来强化大气雾霾治理有关,“为什么查这2个,距离北京太近了,属于撞到枪口上。”一位当地人士评价说。

此前河北省在4月9日收到环保部华北督查中心《对河北省钢铁企业有关环境问题的督查通报》后,对两家企业进行了调查核实,并启动了问责程序,并对两项目采取了停建措施。4月17日,国务院高层批示转到河北后,该省进行了全省通报和自查自纠,并加快了上述两项目的处置力度。

目前文安县县长王海已经被免职,文安县发改局局长王臣良被行政记大过和党内严重警告处分;对时任廊坊市委常委、常务副市长吴立芳诫勉谈话;对时任廊坊发改委主任路建军党内警告处分。

不过,记者了解到,环保部华北督查中心调查的问题,反映的环境问题更为严重些。本报获悉,根据对300家左右的河北钢铁企业调查,不符合国家产业政策的90立方米以下烧结机共有49台,400立方米以下高炉44座,有60%的运行企业存在环保问题,70%属除尘设施运行不正常;八成以上企业的生产废水仅通过简单沉淀过滤后即用于冲渣和熄焦,使污染物由液态转化成气态排放。

据调查,河北300家左右的钢铁企业,仅有53家钢企已建成或正在建设烟气脱硫装置,仅仅占到16%左右。

而根据《国务院关于印发工业转型升级规划(2011-2015年)的通知》(国发〔2011〕47号),钢铁企业需要重点淘汰90平方米以下烧结机、8平方米以下球团竖炉、400立方米及以下高炉、30吨及以下电炉、转炉。

一位在当地进行过走访的人士告诉记者,实际河北30立方米以下的炉子都还存在并使用着。

钢铁企业四成属于未批先建

北京科技大学冶金学院教授许中波告诉本报记者,目前全国的钢铁产能应该在10亿吨左右,其中在铁本事件以后,国家仅仅批准了曹妃甸的千万吨项目,此后基本不批新项目。但此后新产生的4亿吨左右都属于未经过国家审批的。

国家虽然此后也批了湛江、防城港分别有千万吨项目,“但是这些项目都还没投产,所以现在4成左右的钢铁实际产能属于未批先建。”许中波说。

目前国家发改委和工信部根据国务院的要求,正在起草《化解产能过剩矛盾总体方案》,预备按照“尊重规律、分业施策、多管齐下、标本兼治”的原则,并采取“消化一批、转移一批、整合一批、淘汰一批”的过剩产能要求,对钢铁、水泥、电解铝、平板玻璃等行业进行治理。

但这存在部分争议。曾经在国有钢铁公司工作的钢铁资深专家马中普指出,钢铁行业如果采取淘汰的办法,可能难以见到实效。原因是很难有操作性,因为地方以此作为财政收入来源,只要有收入,企业都愿意干。

要真正进行淘汰,最好的办法是让企业赚不到钱时自动淘汰。

事实上,国家也采取了多种办法。《通知》对于产能过剩行业的项目不得以任何名义核准和备案新增产能项目,国土环保不得办理土地和环评审批业务,金融机构不得提供任何新增授信支持。

对未批先建、边批边建、越权核准的违规项目,尚未开工建设的,不准开工。正在建设项目要停止建设。国土部门要依法停止土地供应,环保部门要强化环境监管,金融机构不得给授信支持。对停建的违规项目,将区分不同情况,采取相应措施,具体政策和分类处理意见,将在指定的《化解产能过剩矛盾总体方案》时统筹研究。

大气治理难度仍很大

14日,国务院召开常务会议,部署大气污染防治十条措施,这包括减少污染物排放,提前一年完成钢铁、水泥、电解铝、平板玻璃等重点行业“十二五”落后产能淘汰任务等。

不过,由于此没有污染物总量下降指标,此方案按照一些专家看来,“可能说明短期内治理大气难以有实质性进展,毕竟强度指标不如总量指标严格。目前大气污染物排放总量峰值仍未到来。”一位专家说。

而河北省似乎对于消减大气污染物决心很大,该省编制了《河北省钢铁产业结构调整方案》,预备申请将河北列为全国钢铁产业结构调整重点省,通过实施“五个一批工程”(整合重组提高一批、淘汰落后拆除一批、就地改造提升一批、沿海布局压减一批、境外域外转移一批),用5-8年的时间,力争把全省钢铁产能从目前的2.86亿吨,压减到2亿吨左右,其中前5年压减到2.2亿吨左右。

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秘书长骆建华认为,如果单纯消减钢铁产能对于大气治理效果如何,很难说,因为到底河北排放多少污染物,仍无权威的数字。

这其中,最核心的问题是成本问题。因为消减1亿吨左右的钢铁产量,这部分银行贷款就有2900亿,再加上就业问题,可能政府补贴成本太大。“现在要大气质量好转难度大,可能2020年后好一点。”骆建华说。

许中波则认为,河北淘汰1亿吨钢铁产能没问题,因为违规投资的钢铁项目,国家关闭时不需要给补贴;给补贴的只是国家审批过的,“至于就业问题也不大,因为很多民营钢铁投资的企业就业人数并不多。” (21世纪经济报道 肖明 何心河)

环保部门称河北四地34个钢铁项目无任何环保手续

核心提示:近期,环保部华北督查中心调查发现,一些环境违法违规项目“不怕查、不怕罚,甚至主动请求处罚”。其中河北省唐山、邯郸、秦皇岛、邢台4个地市近年内建成或在建的钢铁项目34个,均无任何环保手续。

“先违法建设,再请求处罚。”环保部华北督查中心(以下简称华北中心)在近期完成的专题督查中发现,一些环境违法违规项目“不怕查、不怕罚,甚至主动请求处罚”。华北中心表示,类似的违法问题不仅涉及范围广,而且违法程度也比较严重。

在质疑这些违法企业“胆量何来”的同时,华北中心认为,建设项目“未批先建”,有地方政府的影子推手。

华北中心呼吁用重典、出重拳。“对发现存在典型环境违法问题的企业,做到处罚到位,责任追究到位,媒体曝光到位,实施‘环保风暴’行动。”

24个在用机场仅半数通过环保验收

当前,建设项目环保“未批先建”、“未批先试”的违法违规行为屡禁不止,问题久治不愈。敢于先上车后买票、再请求处罚的胆量从何而来?华北中心就此进行了专题督查。

督查发现,这些项目主要分布在钢铁、铝业、电力、煤炭等行业。

2011年至今年9月,华北中心共检查发现了45个“未批先建”违法建设项目。华北中心说,“结果触目惊心。”

就钢铁行业,华北中心对河北省唐山、邯郸、秦皇岛、邢台4个地市进行督查检查,发现近年内建成或在建的钢铁项目34个,均无任何环保手续;内蒙古包头、赤峰,2座高炉均无任何环保手续;河南省某特钢深加工项目无环保手续。

铝业方面发现,河南省两家铝业有限公司分别新增110万吨/年、150万吨/年氧化铝项目,无环保手续。山西省某铝业有限责任公司氧化铝项目“批小建大”。 煤炭行业,发现山西省某能源有限公司擅自建设1台300MW机组,内蒙古某热电厂2台300MW机组,均无环保手续。山西省某煤业有限公司、某能源开发有 限公司一煤矿均存在未批先建行为。

同时,华北中心对49个建设项目进行环保验收现场检查时发现,从投入生产到环保验收平均时间为2年1个 月,其中能够依规在三个月完成验收的项目仅有1个,仅占2%,在一年内完成验收的项目为13个,占26.5%,存在超期生产的违规项目占到71.4%。此 外,当前,华北地区现有24个已投入使用的民用机场,但通过环保验收的仅为12个,仅占50%。

请求处罚建设单位有恃无恐

“检查中发现这些违法建设项目的业主单位多数有来头、有背景。其中不乏央企、省企和上市企业。”华北中心表示,这些建设项目“对于环保检查从容应对,对于环保 处罚坦然相待。”华北中心说,“这种‘榜样’和‘典型’示范,致使建设项目形成‘不怕查、不怕罚’的潜规则,影响很坏。”

华北中心透露,内蒙古某热电厂无任何环保手续,擅自建成2×300MW机组并投产,2008年环保部对该项目补办的环评文件不予审批后,如今该项目煤照烧,烟照排,且少了环保束缚。

华北中心警告说,当前,违法建设项目呈现出主动请求处罚的新动态。其中,一些难以通过环评审批的建设项目,先上马建设投产,造成既定事实后,利用环评法中有关限期补办手续、罚款十万元的条款,主动请求处罚,达到补办环保手续的目的。

“不少项目采取这种‘曲线救国’的方式取得了预期效果,有了成功‘示范’,原本心存余悸的,也壮起了胆,大干快上,争取搭上这班车。”华北中心透露,三门峡某 铝业有限公司就是一个典型例子。该项目“未批先建”项目经过处罚后,补办了环评审批手续,同在一市的另一家铝业有限公司也希望采取这种方式获得环保手续。

“目前,许多违法项目都千方百计往这条路上走。”华北中心说。

监管漏洞使环保闸门缺口被打开

对于这些违法违规问题形成的原因,华北中心也进行了分析。华北中心认为,“守法成本高、违法成本低”仍是主要原因之一。

华北中心表示,对于“未批先建”环境违法行为,环评法的罚则是责令停止建设,限期补办手续。《建设项目环境保护管理条例》的罚则是责令停止生产或者使用,可以处十万元以下的罚款。

“罚款十万、限期补办,给违法行为留下了‘活口’,甚至是企业乐于接受的结果。责令停止生产,但执行力有限,多数企业借‘大修’替代停止生产,风头一过,又开 始投入生产。”华北中心说,在依法审批难以通过、且时间长成本大的情况下,一些企业铤而走险,走上了违法干起来再接受处罚补办手续的歪路子。

同时,监管机制、体制存在漏洞,环保闸门被打开缺口。

华北中心表示,当前,建设项目环境监管重审批、轻监管的问题依然突出,“行政资源主要放在‘入口’,坐等建设项目上门,对不走‘正门’建设项目实际运行情况关注不多,重视不够,对违法建设项目打击主动性差。”

此外,重检查,轻处罚,执行力有限也是一个重要原因。华北中心表示,长期以来,建设项目监管领域存在“重查轻处”、“查多处少”的现象。该叫停的,不能坚决叫停;该处罚的,不能处罚到位;该追究责任的,不能落实到位。

“国家审批建设项目,各级环保部门均有管理之责,但管理现状尴尬在于:能管的看不见,看得见的管不着。”华北中心借用流传的一句话说,原因在于,“上层部门不发力,中间部门不使力,下层部门不给力,协调工作很费力。”

华北中心坦陈,建设项目“未批先建”,有地方政府的影子推手。“一些不符合环保要求的项目成为当地重点项目、首长工程、财政工程的现象屡见不鲜。”华北中心说,地方环保部门对于这些项目敢怒不敢言,甚至还要在压力下替这些项目跑关系办手续。

呼吁媒体曝光到位实施环保风暴

如何治理这些沉疴,华北中心建议,在环保法修订过程中应对“未批先建”项目实施责令停止生产的责任主体、实施方式、实施时间、责任追究 予以明确,以确保应叫停的项目真停真关;对“未批先建”项目补办环评手续仍未获批项目,应明确罚则,阻断类似一些热电厂未批先建的案例不断产生。

华北中心还提出,应对电力、有色、化工等重点行业审批项目进行全面梳理,对未批先建较为突出的地区和企业集团,实施区域限批。

同时建议,凡是存在“未批先建”违法行为的项目,终身不能通过上市企业审查和环保核查;所排放的污染物总量加倍计算;足额收缴排污费,并不得返还;对“未批先建”项目申请环保治理资金等,一律不予审批。(人民网 郄建荣)

编辑:系统管理员